kok手机app官方网站-首页

我寻思着向佐也不是哑巴啊?

  我寻思着向佐也不是哑巴啊?继拍到视频后,前天又有网友爆出一段聊天记录,说去年 8 月向佐在上海约一女子见面,曾多次出轨。

  从# 哑巴新郎 #到# 有钱有娃,丑男不回家 #,向佐已经在热搜上被嘲了两天。

  由于向太时刻替儿子冲在一线的戏码太过好笑,还顺便带飞了另一个血雨腥风体质的婆婆——

  这半年里,由于儿子离婚,前儿媳再婚,儿子与现女友又扑朔迷离,张兰也长期活跃在热搜之上。

  都有极强的个人能量,踏着时代的风浪走来,在男人的场域里拼出过辉煌的事业。

  当年向太一眼相中郭碧婷,一路撮合她和向佐,毫不掩饰欢迎 小向太 进门的决心。

  比如郭碧婷换发型要经过她同意,说从没逼郭碧婷生三胎,生了孩子会奖励香奈儿和珠宝 ......

  她和丈夫一手打拼出来的事业,是丈夫的功劳比较大,她只是个打杂的,做些杂七杂八的琐碎事而已。

  当年向华强两部电影投拍失败,欠一身债的时候遇到向太。他们一起白手起家,从无到有开创了永盛电影公司的辉煌。

  电影的演员、场地、发行出问题,她都能一手解决,向华强以为自己娶了个神婆。

  但就是这样一个在港圈叱咤风云的女性,却甘心打辅助,在背后成就丈夫,自认打杂。

  向华强被媒体抹黑,她出头迎战,别人讲她多凶悍都无所谓,但骂他老公就是不行。

  做肿瘤手术上手术台前,向太还惦记着对他交代家里的财产数目,保险箱密码是多少。

  她明明是一个事业有成的女性,但那束成功的光芒,从头到尾都没真正打在她身上。

  人们只知道向华强手腕多高,却不知向太才不是成功男人背后洗手作羹汤的女人。

  陈岚 这个名字渐渐被隐去,人们只记得她是向华强的妻子、向佐的母亲—— 向太 。

  成为了一个顾家又顾事业的神婆,一个把关儿媳的精明婆婆,一个代表夫家态度的发言人。

  几个月前在直播间,张兰看到网友 cue 儿子的恋情,好几次上头到口不择言。

  最著名的事迹,是她三十出头的时候把汪小菲留在家里,一个人去加拿大打黑工。

  在唐人街后厨帮工,每天清早卡车来卸货,她要扛 18 扇大牛排,一片重一百二三十斤。

  就这样没日没夜地干,不到三年,张兰攒了两万美金回国创业,在东四开了第一家阿兰酒家。

  店里来了吃霸王餐的地痞,她拿一个啤酒瓶往柜台上一磕,直接抵人家脖子上,地痞生生被吓退。

  在男性的江湖和规则里,她不能手软退缩半分,只能像个男人一样,用生猛闯出一片天。

  汪小菲离婚那天,还有被爆出恋情闹得满城风雨那天,张兰都不动如山,只管在直播间激情卖货。

  可矛盾的是,就是这么一个靠自己撑起门户的强女人,却又总是执着于家族的血统依据。

  似乎以父权为大旗,就能得到某种名正言顺的资格,或是得到某种更高处的庇佑。

  在这里, 权威的统治者,是睡在内房床榻上的母亲 ...... 母亲的统治亦不是一种女权的统治,或温和仁慈的统治;而是一种近于女巫与恶魔般的威慑。

  她们在深宅大院中,如女巫,如恶魔,化身父权的使者,把更年轻的女性囚禁在这幽深的方寸之地。

  等多年的媳妇熬成了婆,又会转身对下一代儿媳露出獠牙,继续下一个悲哀的死循环。

  回到现实中,兴风作浪、没事也要搞事的向太和张兰,印证了很多人对婆婆的想象。

  她们代表绝对的权威,如同父权的守门人,要走进去就要先过她这一关,然后一次次上演女人为难女人的戏码。

  这种女性关系里的委屈、嫉妒、仇恨和互相伤害,私领域里的隐秘战争,已经上演了千百年,至今不曾落幕。

  她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又是为何成为站在丈夫身旁、挡在儿子身前的恶婆婆的?

  或许从她们被孩子争夺注意力的时刻开始,或许从她们被丈夫夺去光芒的时刻开始。

  惯有的家庭内部的分工,把她们一步步从台前推向幕后,把她们变成男性的辅助者和代言人。

  而即便逃离家庭内部的 惯性 ,抬腿走出家门,面对的则是更大、更难以挣脱的 惯性 。

  这里,没有女性的道路供她们奔跑,没有女性的榜样给她们指引,更没有女性的未来可被想象。

  在这大半生里,她们呼吸着这样的空气,内化了这套价值观,渐渐与男权融为一体,成为婆婆,即开始为男权代言。

  当一个女性以男性附庸的身份,或以男性的姿态获得了成功,成为了男权的一部分,也依然会时刻被女性身份所叩问。